您现在的位置:

不尤人 >

《独裁者末日——枪决齐奥塞斯库夫妇实况》经典影评有感_情感美文

  《独裁者末日——枪决齐奥塞斯库夫妇实况》是一部由Arnaud hamelin执导,尼古拉·齐奥塞斯库 / 埃列娜·齐奥塞斯库 / Arnaud Hamelin主演的一部纪录片类型的电影,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观众的影评,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独裁者末日——枪决齐奥塞斯库夫妇实况》影评(一):结局真惨哪!

  他执政后期国家经济下滑,人民生活困苦,弄虚作假成风,官员欺上压下,老百姓怨气冲天,政府公信力荡然无存。这时眼看时机成熟,西方国家煽风点火、推波助澜,竟使齐氏政权在一次群众集会后立刻分崩离析,而他本人也被以前的下属们组织的法庭审判处死。他的结局是前东欧领导人中最惨的了。

  罗马尼亚革命事先没有预谋,没有计划,完全在人民的积怨中突然爆发,根本没有考虑后续措施。加上之后齐氏亲信在首都的反击,以及人们对齐奥塞斯库统治时期的严苛政策记忆犹新,一想到如果他卷土重来可能带来的报复,便急于除之而后快。齐氏的结局就这样注定了。

  《独裁者末日——枪决齐奥塞斯库夫妇实况》影评(二):所有独裁者的前车之鉴

  巧合得很,今天,平安夜,正是这个独裁者当年被枪决的日子。

  谁能想到,统治了一个国家25年,被称为“喀尔巴阡的天才”的统治者,就这样被轻而易举地推翻了。

  现在说得可能很轻松,当时肯定是经历了很多的流血和斗争。但是一个独裁者在被推翻之后,竟然如此草率地被执行枪决,还是被乱枪打死,这未免有点对历史、对人民不负责任了。

  不论是谁,他对历史产生了促进还是延缓,在他退出历史舞台的时候,都要有一个评价,这样的历史才是有价值的。如果像是执行私刑一样匆匆进行,只能说明造反者的懦弱和不成熟。

  桥塞斯库的结局,让我想起了卡扎菲的下场。都是致死也不相信自己的人民会背叛自己。被这样的人民推翻,这将是大多数独裁者必然的下场,可悲的是,他们还不知道。

  《独裁者末日——枪决齐奥塞斯库夫妇实况》影评(三):有感

  不错,整个事件人民群众牢牢占据着主动,用自己的力量驱逐了独裁者,以自己的意志去推进国家体制的根本改变,不论有无外国势力的煽动,这一事件结束了齐奥塞斯库数癫痫病的危害是什么十年独裁统治,为罗马尼亚的发展创造了条件,从这点上来讲,总是有进步性的。

  但事后对齐氏夫妇的仓皇审判和处决,却毫无进步可言了。所谓的特别军事法庭,所谓的事先庭审演练,不过是为早已决定的处决加上一层合法的外衣。可以看到,坐在审判席上的一众将领,可以肯定是齐氏政权镇压人民意志的重要参与者;反对派“救国阵线”也多有罗共人士参与。处决齐氏夫妇,可以与自己过去的历史彻底割裂,淡化其作为旧政权成员的色彩,为自己赢得政治资本,在新政权中获得一席之地,至少免于追究责任。总之让齐氏夫妇尽快闭嘴,符合他们的利益。于是,利用人民的愤怒情绪,用非法而野蛮的方式处死了国家前领导人。而人民了解真相的权利,由人民自己审判独裁者的权力,实际被剥夺了。

  意识形态的差异使人们对类似事件的评价呈现两极,人民的革命或是阴谋政变,不管怎样,人民的力量还是在这一事件中得到体现,成为推动社会变革的中坚力量;无论是事实是不是如此,罗马尼亚人民在看到齐氏夫妇被处决的画面时,还是感觉自己成为了国家的主人。

  《独裁者末日——枪决齐奥塞斯库夫妇实况》影评(四):给没机会看到的同学讲讲内容

  没有任何拍摄技巧可言,但是今年看过的最好的纪录片,没有之一。

  这部纪录片由两位普通罗马尼亚市民拍摄。

  46岁的赛雷修,梦想是成为纪录片导演,此前却因为不是党员无法就职,此前只能拍拍学生球赛。33岁的乔巴努,此前是一位政治冷漠的年轻人,摄像机是打零工攒钱买来的。但在目睹男女老少一同散步的奇景之后,他打算拿起摄像机,记录下这伟大的过程。

  观影过程极度舒适,胜过爽文。

  1989年12月21日,齐奥塞斯库在罗马尼亚首都加勒斯特召开支持政府的群众集会,试图缓解之前振亚油性后引发的强烈愤怒情绪。

  在讲了一通伟大光荣正确的废话之后,出现了一个小意外,台下聚集的市民中有人大喊“打倒齐奥塞斯库”,声浪一波高过一波。此前大搞新闻kz,个人崇拜的齐奥塞斯库第一次在近距离听到民众的反对声,不知所措。电视转播也被迫中断。

  民众开始在1848大道聚集,和警察对峙。赛雷修躲在大楼里拍下了这一场面。民众和警察对峙一个小时,警察节节后退。

  12月22清晨,加勒斯特的治安队驾驶tank冲进人群,开火造成大量市民伤亡癫痫病可以彻底治好吗。但这并没能让市民退缩,他们高喊“市民当家作主”,吹着口哨,开始向政权中枢,gcd总部前进。

  电视台报道,国防部长米莱亚自杀身亡。(后来我看了别的节目得知米莱亚拒绝执行齐奥塞斯库命令,拒绝向市民开枪,因此很多人认为他是被暗杀的。)

  国军士兵彻底倒戈,加入散步群众,甚至用tank载着他们前进。

  市民聚集在gcd总部周围,有人开始翻窗进入,越来越多的人进入总部大楼内。

  总部屋顶飞起一架直升机,那是齐奥塞斯库夫妇眼看势头不对仓皇逃走了。

  聚集的市民摇着罗马尼亚国旗,高唱《OLe!Ole!we are the champ》(对就是世界杯上球迷唱的那首歌!在这里听到感觉太奇妙了。)

  有人在前一天齐奥塞斯库发表演讲的位置,用喇叭宣布:“齐奥塞斯库独裁政权终于倒台了,权利终于回到了人民手中!”回应他的是山呼海啸般的呐喊。

  此时,总部内各种团体、政见的人们聚集在一起,争吵、各抒己见,大机器解体太突然了,陷入暂时的混乱中。

  还留在楼里的达斯卡雷斯库总理被揪到群众面前,他当场宣布辞职,内阁也全体辞职,并表示自己一直是和人民一条心的。有人建议把他吸纳入新政权,但民众根本不相信、不买账,他们在底下喊:“不需要!没必要!”(233333)

  被嫌弃的总理最后的工作是签署释放政治犯的文件。并且在镜头前承认齐奥塞斯库要为之前的大屠杀负责。

  市民聚集到了电视台。这里成为革命的重要据点,向市民发布各种公告的中心。国军参谋总长古歇向全国发表讲话,要求军队不可向市民开枪,要保持冷静。

  演播室里吵吵闹闹的,因为各种人都聚集在这里,有人抱怨:“怎么这么乱啊!”有人挡住镜头自己还不知道。

  革命的组织者出来讲话:“民主主义不是无秩序,不是无政府状态,必须建立新政府,实施自由选举。”

  此时总部大楼内,救国阵线开始着手建立临时政府。救国阵线的领导之一就是后来的总理罗曼,他是布加勒特国营学校的一名教授。

  副议长马基鲁被从软禁中解救出来,他原本是外交官,因反对齐奥塞斯库遭到撤职。他在总部阳台上向民众发表讲话,民众为他喝彩,他与民众一起高喊“罗马尼亚!”

  旧政府倒台六小时后,开始发生枪癫痫多长时间发作一次战,子弹从四面八方射来,总部内电源中断。总统派的残党开始在市内和市民发生巷战。市民用广播呼吁:“好不容易夺来的自由,决不能再被人夺走”,一边向开枪的人:“别开枪,我们是一家人!”

  晚上九点,总部大楼成了临时的急救中心和避难所,巷战中的伤员被源源不断送到这里。自发的急救系统迅速建成,食物、水和药品接连送来,年轻力壮者组成警卫团。

  指挥中心内负责作战指挥的是前参谋总长古歇和前内务副部长布拉德。两人都是旧政权的核心人物,在旧政府倒台后加入了救国阵线。但救国阵线对两人还有所提防。

  枪战渐趋激烈。不断有被俘的总统派成员被送过来,其中包括前内务部长,齐奥塞斯库的一把手。

  12月23日,总统派残部负隅顽抗。救国阵线把他们称为“恐怖分子”,请求市民支援。

  电视台附近的地铁站成了临时医院。医生、护士都是志愿者。但因为药品很难运过来,还是造成了大批市民伤亡。

  地铁和总部大楼入口由手持武器的市民24小时警卫。子弹、面包被分发到市民手中。

  救国阵线通过电台呼吁市民保卫电视台,因为这里成为总统派的主要目标。市民于是在街道上检查每一辆进入电视台的汽车,防止有人携带武器进去。有士兵从偏远城市赶来支援,“为了罗马尼亚的自由”。

  乔巴努23号上午开始拍摄市容,他的同伴开车带他穿越枪林弹雨。同伴笑着说:“枪声已经不可怕了。”

  这一天才被释放的马基鲁接手了指挥工作。各种情报传入总部。马基鲁婉拒了苏联的支援,表示相信自己的军队,要靠自己拿下这场战役。

  下午六点,电视台播放了齐奥塞斯库夫妇被捕的画面。他们从一台tank里钻出来。齐奥塞斯库充满自信地说;“我现在仍是这个国家的总统。”

  特别临时军事法庭以“大屠杀、积蓄非法财产”的罪名判处两人死刑。

  12月24日,圣诞夜。市民仍然保持警惕,严查进入地铁站和电视台的人员,并没收了大量刀子、手锯和机关枪。

  从地方赶来支援的大量民众临时住在地铁站里。

  一个年轻女孩对着镜头说;“要坚持住,直到取得胜利。任何力量都无法改变我们的意志。自由万岁。”有个阿姨带了一包的圣诞节装饰品过来,乔巴努问她:“为何要在硝烟弥漫的时刻带这些过来?”阿姨说:“不是硝烟,是自由。重度癫痫病可以治好吗

  此时,总部大楼里正在整理齐奥塞斯库遗留罪证。各种杀伤性武器、“内参”电影胶卷、各种在当时一般市民根本无缘接触的食物——咖啡豆、巧克力、干酪。二十几台进口电脑里存着日后将成为他犯罪证据的资料。

  市民在街头为牺牲的人们点起了蜡烛,架起了花圈。

  仍不断有总统派残党被捕,市民怒斥他们是“齐奥塞斯库的刺客”。

  在街头,初获自由的人们无法控制自己内心的幸福和激动。一位老先生说:“那对讨人厌的夫妇不在的圣诞节真是太好了。”

  12月26日,救国阵线评议会发表了新的领导体制,临时政府成立,首相是罗曼。同一天,齐奥塞斯库夫妇被枪决。总统夫人被绑起双手之前,对士兵说:“你们不能这样对我,我是你们的母亲。”士兵回答:“你不是,你是杀死我们母亲的人。”这一天的报纸洛阳纸贵。

  12月27日,赛雷修又来到地铁站。一切已经恢复秩序。大家脚步轻轻,生怕吵到站内躺满一地的人。经过一星期激烈的战斗,青年们陷入熟睡之中。赛雷修轻声说:“愿青年们早日能回家休息。将来这次事件将成为回忆。你们用生命捍卫了这个国家。为了获得革命的成功和现在这样的安宁。”

  赛雷修最后一天的摄影是在电视台。市民送来的大面包等食品堆积如山。不止面包,还有香肠、衣服。很多人所在地并没有发生战斗,但他们在电视上看到了,就在村里募集了钱和食品,装上卡车运到了这里。

  电视上播放着齐奥塞斯库被处刑后的画面。这个在长达二十年时间里,让罗马尼亚人民生活在恐惧中的大独裁者,毫无生气的苍白的脸对着镜头,看起来虚弱无比。

  乔巴努最后一天的摄影是在街头,他拍到市民排队采购之前根本见不到的外国巧克力、橘子,这些都是原本为高级党员干部进口的食品。另一个变化是,在街头开始有各种自由发言的人们。有对旧政权的追究,也有对新政权改革的不满。有人说,全是一种口号也是值得警惕的,仅仅换下gcd的外衣是毫无意义的,我们父辈所付出的牺牲决不能重演。”这些都是从这天开始,要接受民主化考验的市民的身姿。

  一个看起来牢不可摧的独裁政权,倒台只要七天。最好笑的是两个月前我d内部汇报时曾认为齐奥塞斯库政权ww做得很好,非常稳定。因为齐奥塞斯库拥有三个自信:人民自信、政权自信、军队自信。

  直到这三个自信都背弃了他。

© zw.hxcrh.com  天道五行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